欢迎您到西藏旅游,西藏青旅将竭诚为您服务!我社旅游产品丰富、种类齐全、综合实力强,专业品质 统一标准打造一流服务,敬请放心咨询预订。服务热线:0891-6320499

玛尼堆的彩虹羊群

  我坐在山顶高高的风口处看走在西边的太阳正一步一步向西隐退,金红地射在嘛呢堆上。我见过无数晚霞的彩虹,在地平线、河流、山冈,在我所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只要是黄昏我都要等待看西边晚霞退落的美景。

 

  晚霞有一种神秘得使人无法捉摸的沧桑感,她真的能把人的心拉到大地的深处,能让人的眼睛和心灵刻骨铭心地记住她生命的光芒。那从云层里射下来的一柱一柱血红的霞光照在地上比霹雳中的闪电强硬、永恒。霞光耀眼地从天上裸露下来纯粹直接地伏在地上,那一道一道金柱像婴儿一根一根透明的血管红红地立在天空。能与晚霞媲美的是刚刚降生的婴儿,他们在没有发挥自己的思想前以赤裸裸的身体与阳光见面,走进世界,这是人最真实的时候。晚霞在白昼里即将隐去的那一刻放出她生命中最血红的光芒来注视大地,一个人生命最旺盛的时刻能有几秒!而晚霞却用她生命最火红的金光让人记住她。

 

  嘛呢堆是从我出生阿妈就背着我常去朝拜的地方,它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我生命和记忆里留下神圣和敬仰,从阿妈带我来到现在它已和我的生命生活分不开了。如今,我也像当年的阿妈那样常常向嘛呢堆做祈祷,拴上吉祥结,并且把我的心性和思想与它紧紧结合在一起。现在我深深体会到了当时的阿妈她是怎样地体会了从人性的灵魂深处放出的智慧和觉醒,她才把自己的肉体抛弃在外追求精神的永恒和超越生命的大境界。阿妈的灵魂早已超越了她生命的本性,她把她的觉醒和心灵传承给了我,叫我像她那样去做人去坚守。

 

  阿妈把我从背上放下来,阿妈开始对着嘛呢堆祈祷,我在嘛呢堆周围爬行,看着做祈祷的阿妈,渐渐地我能站立走动时我也完全学会了像阿妈一样去做祈福,再后来只要到嘛呢堆我都做祈祷。这个高大的嘛呢堆上有阿妈刻的六字真言。阿妈每选好一块石头先背回家洗干净再刻经文,每刻完一块石头阿妈都要念长经和拿到寺院开光后才送到嘛呢堆上去。每送一块石头阿妈就把她经堂前的那串玛瑙念珠拨一下,她的那串玛瑙念珠永远供在佛堂上不让我动。她说你长大了就是你的。如今这串珠子早就是我的了,属于我的还有阿妈留给我的圣洁的心灵和我天天做功课的经堂。

 

  我的生命不管能在这阳光的世界上停留多久,刻进我心里的就是此时眼前正从天上射到地上的射到嘛呢堆上的穿透人心人背的血红的晚霞和闪着经文的嘛呢石。在我放牧的牧场上为了看晚霞我像以前的阿妈一样不断从遥远的山下往山上的嘛呢堆上背石头,为的就是把嘛呢堆垒的高高的,坐在山口看夕阳洒在嘛呢堆上那令人心碎裂的美景。血红的霞光穿透云层射下来,射在白色的嘛呢石上的这一刻,就是天和地我与大地结合的时候,那些刻了经文的白色的大石头在嘛呢堆的最上面迎着夕阳的照射,在草原上放出金红的光,耀眼地照着,像一个坐在嘛呢堆上的又一个初升的太阳红艳艳地射进我心里。我的身体眼睛和心脏都向西坐着,双腿盘的如一对性交的蛇稳扎草地上,为的就是看夕阳照射的这一刻,为的就是在这一刻里大地能融进我的心里,大地能接纳我,能把我装在大地的心里。

 

  霞光射到嘛呢石上时我开始念经,虔诚地向人类和众生祈祷。这一刻我没有我自己,这一刻我是一个诚笃的佛教徒,这一刻我的心性、思想和感情全部走进人类苦难的历程,这一刻我的心灵是怎样的痛哭,这一刻只有体会了坐禅定性的人才能体会到我此刻的感受。对着夕阳对着嘛呢石对着赐福人类的大地我念着经文,眼睛里却泪水倾泻,好像一场灾难正在走来,好像天地之间要有什么变化,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这一刻我真正地感受到了生命的苦难和一个人降生到这土地上的艰辛和坎坷,一个人将怎样度过生命中必经的磨难?夕阳无限近黄昏,阳光都有隐退的时候,我们人能顶得住什么?我明明白白的知道可就是控制不了从心中升起的那种悲悯情怀,那种痛苦的思考总在我身体里走动,不停地折磨着我。

 

  一个人在这光明的大地上到底能做些什么?

 

  到底能够做些什么?

  我们这个祖祖辈辈生活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在历史上濒临灭绝的族群除了游牧还是游牧,苦难的历程和心灵的创伤只有自己知道,把历史留在心里!只要我们身体健康只要人类和平共处我们就能够克服困难,都能够跋涉千山万水寻找富有的土地,与天与地同在。放牧的里程也是我们心灵净化博大的过程,每一个游牧民族心里都有太阳样的光明,地球样的博大,这才是真正的人与自然的结合。

 

  在这天广地大的草原上连我的羊群晚上都不用圈进圈里,它们自然地睡在天房地毯的草滩上,东边不亮绝不乱跑,它们的心性和草原上生活的人们一样刚毅坚定。它们领悟到的健康和美远远超过了城市里灵魂卑鄙狭隘的小人。我的羊一个个洁白如玉、步伐健稳,即使到了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也以光明的姿态展现在上帝面前。在很长时间里我因羊性的明亮不敢去看宰杀的羊,我觉得我很对不起羊,它们光明磊落在人面前是羊,在鬼面前还是羊,不分黑夜白天与我同在,它们的眼神都是正气浩荡的。在大地上我与羊的感情比与人的感情真实,羊不说谎,没有诽谤的嘴,不说好听的话。但羊的眼睛清楚地看见了人做的事。我对待羊跟对待人一样的真实,不同的是羊能真诚守候我,人却以相反的心态伤害我,我宁可和羊打交道不想与人打交道。我遇过不是人的人,他们的笔写着美好的字句,心里生着杀人的念头,当然他对我质疑的同时我同样对他有了质疑,这样的人长久不了,是他的思想和心性杀害了他(她)自己。

 

  眼前的羊真实洁白,被夕阳的霞光照着啃草,每天每天当夕阳照在嘛呢堆上时羊们都挤在嘛呢堆周围吃草,我觉得围在嘛呢堆旁的羊也是有智慧和灵性的,它们一个个洁白如玉、安静平稳,静静地啃草,不时抬头望望嘛呢堆上高高照着的太阳,好像那金光闪闪的嘛呢石上有无数的图案和金文闪现。它们从不踩上嘛呢堆,小心地寻草。我坐在嘛呢堆不远处看着夕阳看着羊群念着经。天已向晚,这时西边天上丹霞金红,我举目四望身边围满披着霞光的羊群,好像羊们能听懂我的经文,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很多羊没吃草在看着我,一只羊的眼睛竟也流着泪水,我心紧抽,这只羊听懂了我的语言吗?为什么它也流泪,我知道众多时候羊的灵性大于人。这只流泪的羊它以沉默的眼睛和嘴巴注视嘛呢堆注视着我同我一起流泪。整整一个下午它没有吃草,一直那样站着听我念经,还时不时地去看西边快要沉落的太阳。因为一只看我的羊使我积压在心里的苦难在这一刻全部向外流泻,我全然顾忌不了这只看我的羊,我的泪水大滴大滴流淌,随着念经声随着嘛呢堆的夕阳放声悲歌,经文念得自如流畅,声音洪亮悲切,和着西风向西而荡漾在整个草原。

 

  我像玛雅人一样热泪涟涟地守望着我的草原,守望着嘛呢堆如泣如诉地诵经,好像我的生命在这一刻里就要结束,好像我再也看不到夕阳了,随着夕阳消退随着黑夜来临随着我的泪水和祈福,我的经文已经念成为大地为人类为众生的祈祷:人类一切的苦难都让我来承受,只要人类和平健康我愿以生命来交换!

 

  夕阳彻底地隐退了,黑夜铺满大地,我却像一个没有理智的人一样守在嘛呢堆旁,望着四周望着这荒无人烟的草地带给我的惊骇和寂寞时我的心也走到了最低处。天慢慢地慢慢地下沉,我的身边卧满了一只只洁白的羊,远处那绵延起伏的群山在天高地静的灰色里一片肃穆高大,那千百年来享受阳光和风雨的石雕此时像一个站立的石人,它们与我对面而坐以同样的姿势和虔诚向天祈祷。

 

  黑夜过去,白天来临时大地又一片明亮,东方的霞光再一次照到嘛呢堆上时我再次感受了生命的顽强和放射。

 

  人活着就应该思考。

 

  就应该体会大地的爱和人类的苦难。

 

  晨光里我的羊又以喜悦的目光望着金光闪闪的朝阳欢快地啃草,一束金灿灿的阳光火红地照在嘛呢堆上时,我双手捧起洁白的哈达虔诚地向嘛呢堆献上我的祝福,我对它说保佑我的土地,保佑人类不要受到灾难,保佑天下所有的人们健康平安!

------分隔线----------------------------

136-5954-9666 西藏青旅 西藏青旅客服
158-8901-6828